趁朋友姊夫不在姦了朋友大姐


我阿正26歲,跟我朋友小陳相識已經10幾年了,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..小陳有位大我們4歲的姐姐,我都稱呼他為大姐。

大姐已經結婚3年了,她老公也跟我很熟,因為我也常常會跟姊夫出去鬼混,第一次去半套的油壓也是姐夫帶我去的,雖然她們已經有一個小孩但是姊夫仍然改不了愛玩的本性.其實我是非常羨慕姊夫有一位像大姐一樣的老婆.雖然感覺很兇.但是身材.跟味道都是一級棒.所以從我國中以來大姐就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對象,有時候到她們家玩.看到浴室有大姐剛換下的內衣褲,都會讓我衝動的聞起那充滿大姐體味的衣物。

記得有一次姊夫的朋友生日,大夥一起到KTV去慶祝,我因為要上班所以晚了點到,我到的時候幾乎已經快結束了,姊夫跟他們一大群死黨玩的興起正準備續攤.結果護送其他人回家就變成我的任務了.大姐因為頭昏所以一下就在我車子前座睡著了.我送其他人回去後就剩下大姐了.大姐身上穿著一件灰色的風衣,下著一套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,凹凸有致的身材讓我不禁想入非非.我費的好大的力氣終於將大姐扶到她們房間.大姐躺在床上.因為不勝酒力早已昏睡.無聊的我拉開衣櫃,「哇!」裡面有好多大姐的衣服,每一套都 是那麼漂亮。我想,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大姐身上,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,那 不知會有多好!

看著躺在床上的大姐那肌膚雪白細嫩,她凹凸玲瓏的 身材,那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,露出大 半的酥胸,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,被我親過的胸部被她那豐滿的乳房 頂了起來,纖纖柳腰,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、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 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,大腿根都依晰可見,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,麗潔白 圓潤的粉臂,成熟、艷麗,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,比我想像的還要美幾百倍.我都看得呆了。

這時候的我已經無法思考了.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、香頸,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,然後吻上她那 呵氣如蘭的小嘴,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,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。她 也與我緊緊相擁,扭動身體,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。

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大姐的脖子,親吻著大姐的香唇,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 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。 大姐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,真是妙不可言,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。 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。

「阿……阿正,別……別這樣,我是……是你……你的大姐,我們別……別 這樣!」大姐一邊喘氣一邊說。

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,再加上大姐嘴裡這樣說,而手卻仍還緊緊的 抱著我,這只不過是大姐的謊言而已。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?我不 管大姐說什麼,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,堵著她的嘴, 不讓她再說什麼,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,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大姐的大腿。 大姐微微的一顫,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,欲阻止我的撫摸。

「大姐!阿正以後真的對你好,阿正不說謊的,大姐!」我輕輕地說道,同 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、又長、又硬的大雞巴,把大姐的手放在雞巴上。

大姐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,她慌忙縮了一下,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, 用手掌握著雞巴。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,大得根本握不過來,但大姐的手可真溫柔,這一握,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,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大姐的小穴裡 會是什麼滋味,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大姐失望?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