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女同事成為我的炮友


我、啊龍今年25歲,兩年前剛退伍進公司,是一間美商公司,全台共有5個分公司,而我們為新竹分公司,單位裡有一主管55歲、兩個小姐(會計李姐今年34 歲,巳婚、行政小音今年25歲未婚)兩人的共同點,就是身材特別好,都是我平常自己來的幻想對象,這也是我不想離職的原因、2個業務(我和一位32歲的祥 哥)與一位老司機、啊發52歲;因為沒幾只貓,久而久之大家就混的很熟了,感情不錯。

我呢自己租房在外,而因為如此,李姐很照顧我,下班後常叫我去她家吃飯,久了,我跟李姐的先生與小孩都很熟;進出李姐家像在走廚房一樣,平常或假日我有事沒事都往她家裡跑,而李姐待我也像弟弟一樣。

這一天星期六,早上大約10點,我也是無聊,因此一如往常,往李姐家跑了。到了李姐家,我在樓下按電鈴,等了約莫一下,沒人開門;奇怪,要平常她兒子早就開門讓我進去了;再按一次,對講機終於出聲了:「誰啊!?」(正是李姐的聲音)。

「喔!李姐,是我、我是啊龍」。

對講機:「你等一下,我幫你開門」。

一下子,李姐下來了,但她門一開,我眼睛為之一亮,她可能還在睡又不好意思讓我等太久,因此穿著睡袍下來開門(粉紅色透明連身,裡面黑色的內衣褲)、一眼全看透,秀出了李姐美好的身材;估計應該是D罩杯(事後證明是如此)。

「早!」

但我早已經失神了(因為小弟自從兵變至今還沒再交女朋友,只有在網路看看美女圖或A片,好久沒見到真材實料了)。我恍神著,眼睛釘著李姐身上看;而李姐也注意到,但可能是她一直以來都把我當弟弟看待,因此她敲了一下我的頭,說到:「厚…太久沒碰女孩子了喔、早!」。

我臉紅著說:「早!」。

進到客廳、李姐先去廚房到了一杯水順手拿了報紙給我;但打從一進門我跟在李姐後面上樓,我眼睛一直沒離開她身上,而我的小弟也打從一進門就升旗了;而李姐東西拿給我後轉身就進房去,可能也不好意思這樣的穿著繼續在我面前了。而我則翻翻報紙。

不一會兒、李姐從房間出來,著白色V領T?,下面則穿一件運動褲:「吃過早餐沒?」

「吃過了,傑哥和小康(李姐的先生兒子)呢?」我問著

李姐:「他們回鄉下去了,今天鄉下在熱鬧,他們回去吃辦桌了。」

「喔!那李姐妳怎麼沒回去啊?」

李姐:「沒,因為我下午要去同學會,老同學從國外回來,很久沒見面了,難得機會,所以我就沒跟他們回去了;到是你,那麼早跑來,又想找我老公下棋啊?

她邊說邊泡咖啡,而我就坐她正對面的沙發上。當她彎腰到桌底下拿咖啡時,V領的上衣若隱若現,D罩杯的好身材,又現在我眼前。

「嗯、對啊,想說一大早沒啥事,找傑哥下下棋,打發打發時間。」邊說著、我眼睛一直離不開李姐的V領。而我剛放鬆的褲襠一下又頂起了。

李姐:「好吧!反正我空著也是無聊,我陪你下棋吧。來、你去書房把棋盤跟棋子拿出來。」

「好!」我先喝杯水降降溫,便起身走進書房拿象棋;但奇怪,今天象棋怎麼不見了,以往都放在櫃子上的

我隨口問:「李姐!象棋怎麼不見了?」

李姐:「對了!昨天我老公他朋友來有玩,我把它收起來了。」說完,她走進來,在另一個櫃子上拿出;可能是我跟在她後面靠她太進,她拿到一轉身便撞到我;碰!手上的象棋便散落滿地。

「啊…對不起!」我說著。

「沒關係!趕快撿一撿。」李姐說完便彎下腰,手與膝蓋著地,開始撿象棋。

而我也趕快蹲下撿;但打從李姐一彎下她的v領開放,D奶又現在我眼前。我馬乎著撿棋子,眼睛完全沒離開D奶,真是漂亮。

撿著撿著,李姐順著撿棋子的方向而轉過身,變成臀部向我,而我在她身後,有點失望;但從後面看,她不大不小的屁股,實在讓我受不了;我實在忍不住了,決定豁出去了。

「李姐!」我喊完之後,由於她蹲著背向我,我直接將她的內褲與運動短褲拉下,煞那間,她的小穴成現在我眼前;而李姐可能也是嚇到,立刻轉身坐在地上順勢要 將褲子拉起;我則向她撲上去,將李姐壓在地上;此時,獸性大發,而李姐掙紮著,試著將我推開,但此刻她的力量怎麼有可能大過我,也可能還顧慮著怕太大力傷 到我,因此、我輕易的將她壓制住。

「啊龍…不要啊…你不能亂來啊…我是李姐啊。」

我哪聽的進去;我的左手早已伸進衣服內隔著胸罩抓住李姐的D奶,右手則迅速的將我的褲子退去,我憋了很久的粗可惡,蹦的一下彈了出來;將粗大的陰莖對準了李姐的穴,正準備向前頂。

而李姐掙紮著,心一急、手直接就從我的臉頰打了一巴掌:「啊龍、你不能這樣。」

而我也嚇到,突然間李姐把我推開,起身將褲子拉起轉身往她的房間跑進去;碰、把自己鎖住;只剩我恍神著坐在書房,眼下我自己也嚇住,不知如何是好?

約莫過了一下,我起身將褲子穿上,走向李姐房門外;「李姐、對不起!」我說到。

「你走、我不想再見到你。」李姐在房裡大聲叫著

「對不起!」說完我直接離開了。回到了家裡我一直回想,雖然很對不起李姐,但李姐的D奶握在手中那美好的感覺,讓我的小老弟又發漲了,只好幻想著,自己解決。

自那事件後,李姐對我變的很冷淡,在公司不會跟我講話,更不用說下班找我去她家吃飯;後來過了半年,到了公司一年一度的尾牙,由於我們公司在各縣市都有分 公司,因此尾牙都是交由旅行社辦理2天1夜外出旅遊;今年舉辦在花蓮那魯灣,因此早上06:00就要到火車站集合出發;而公司舉辦活動,只要是直系血親皆 可參加;就這樣李姐帶著她老公與小孩參加。

早上提早到了火車站,等了一會而突然有人叫我

「啊龍…」我轉身一看,原來是李姐她老公。

「早啊!傑哥。」我回答著

「早!嘿…你怎麼那麼久沒來我們家了,我還以為你離職了,問阿芳(李姐的名字)她也不講;怎樣最近好不好啊,等會我有帶象棋上車後再來戰個三百回合。」

而我看著象棋,讓我又想到那事,心想、李姐應該是沒把事情說出,還好,不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;我轉頭看著李姐順說到:「李姐、早!」

李姐擺臭臉轉頭不理我;只有小康跑過來抱住我說:「大哥哥你為什麼那麼久沒來家裡玩了。」

而李姐很快的動作便把小康拉走說到:「你早餐趕快吃一吃,不要去吵別人。」

而接著大夥也都到了,上了火車,一路開往花蓮了。到了飯店,放好了行李,就準備參加尾牙餐會了。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